亚体协(国内)健身教练培训学院
国家体育总局授权健身教练培训基地
自由容器

叛逆的少年的蜕变

122

我从小父母就离异了,我跟着我的妈妈。每个月的生活费和学费都由我的爸爸妈妈一起承担,每次我要钱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就会聚在一起吵架,哪个人都不愿意多出那么一点点钱折让我觉得我很多余。不久之后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不再那么关心我甚至有时候会忘了我,连为我吵架都很少了,这更加让我觉得我自己是非常多余的,我开始越来越颓废越来越乖张戾气,在学校我打架抽烟可以说是无恶不作,有一次有一个同学嘲笑我是没人要的孩子说我爸爸妈妈都不要我,我非常生气拿起椅子就朝他头上砸去,他的头被我打破了老是交了我的爸爸妈妈来到学校向他们诉说了我的种种“罪行”,他们只是吵着说谁出钱解决而一点都不关心事情发生的原因。从此我变声了老师看见我就头疼同学看见我就躲的人,其实我并不想这样我内心还是渴望做一个好学生,好好上学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生活有人关心我疼我,我之所以这样叛逆是因为我希望引起他们的注意,希望他们来关心一下我,哪怕是骂我打我都可以可是他们看着我都只是叹气摇头不说话。我的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和我谈过心,自从他们都各自结婚后甚至没有问过我一句吃饭了没有,有没有衣服穿,我觉得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了,后来我就没有再去上过学了。我越来越郁闷,我一度怀疑自己有抑郁症,我有钱的时候就去网吧上网打游戏,或者出去喝酒买醉,只有这样麻痹我自己我才能暂时的拥有一点点快乐。我也想过轻生,有一次我晚上出去买醉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大桥上,想起我那些不愉快的经历我真的准备从桥上跳下去了。是一位中年人拉住了我他问我为什么想不开,并且开导我我第一次又感觉到了温暖,他问我:“孩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吃饭了没有?这么小怎么就学会喝酒了这可不是好事啊!”。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我的爸爸一样,我的泪水一下子决了堤,他扶着我把我带到了他的家。
    他是
亚体协教练培训学院的老师,是教瑜伽的。我倒是在电视上看见过瑜伽这种运动但是没有接触过,第二天他去上课的时候我偷偷的跟着他去了,我在教室门口偷看他们训练。他看见了我把我拉进去一起学习,我渐渐地对这个运动有了兴趣我也想报名参加这个学校。于是我给我的爸爸妈妈打了电话找他们要了学费,我告诉他我也要学瑜伽。他思考了一下说:“你要学这个也好,学完找个工作比你现在浑浑噩噩强多了。”于是我进入了他们的学校-亚体协教练培训学院。这里的每个人都对我像亲人一样,他们常常的开玩笑说我是他的儿子,这里的每个人给予我的温暖我都非常的感动,他们不仅仅是颇具实力的瑜伽老师更是善良的好人,在这个有爱的环境下我逐渐的振作了起来因为我的内心其实是想做一个乖孩子的。他们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爱,拯救了我。是他们的善良把我这个叛逆的少年又带上了正规。

                                                                                                          2013年5月11日